姟罗子

+最近瞎搞
+翔哥好基友
+咔酱心头肉
+狗哥大老婆
+圣火男朋友

穷人只有两单,为了抽伊斯塔凛拼命画buff
然而两单抽完毛也没有
可能是我画的太丑了伊斯塔酱不喜欢我吧,哭唧唧地想
然后带着一堆礼装准备打本
???
伊斯塔酱???
而且看着位置,第一单就出了???
伊斯塔酱真的爱我,笔芯❤
狂魔乱舞

前天在好友的安利下开始玩起了恋与制作人。
对总裁大大一见钟情。
脸,磊叔,组长,剧情,各种戳我,戳的我浑身冒血泡。
第二章总裁大大给我打电话,然后我实在忍不住了,给总裁大大改了昵称。
去wx上敲好友A。

我:我给总裁大大改昵称了!
好友A:哇真的吗我也改了!

然后我们同时晒图:

我:老婆大人
好友A:亲亲老婆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互怼的表情包乱飞。

我:哇什么叫亲亲老婆真恶心 听起来就很直男补药脸
好友A:噫说的好像你的老婆大人就不直男一样谁补药脸

我就很气,去敲另一个好友B。
我:你晓得小妖女(好友A的绰号)干了什么吗???她居然把总裁的昵称改成亲亲老婆!!
我:补药脸!!哭唧唧

好友B甩给我一张截图。

她把总裁大大的昵称改成了“A言~”

我顿时mmp,这么黄宝的妹子都被总裁大大掰直了,就很怕。
我:喔⋯⋯没想到你这么小言⋯⋯恭喜毕业笔芯
好友B:傻,我爸就这样备注我妈的你懂不懂
我:???还有这种操作???

然后我跑去看我爸的手机,尼玛真的是“A梅~”
我不信邪,又去看了我舅的手机,“A婧婧❤”

我:给dalao跪了

小周泽楷死活不说,大周泽楷来说

给翔哥的生贺
翔哥生日快乐!谢谢你带给我的各种社♂情的体验,谢谢!
也谢谢周泽楷,谢谢方明华江波涛杜明吴启吕泊远,谢谢轮回的所有人,你们让我看到了那么好的轮回,可以说是十分开心了(❁´︶`❁)


01

孙翔趴在床上,狂点手机屏幕点了一个早晨,手指头都要点肿了,屏幕上的人还是只会发出“嗯⋯⋯”“嗯。”“嗯!”的对话框和声音。

妈哟!孙翔差点气到昏厥。周泽楷的生日语音就这么难点啊?!!

又狂点了一会儿,画面上的人物语音从“嗯”变成了“厉害”“很好”,孙翔依然不服气,这都是他天天戳过不知道多少次的语音了。

周泽楷生日语音就像是魔禁三,有生之年。

但他孙翔的生日只有24小时!现在只剩15小时!他还有其他一堆角色的生日语音没点!

孙翔一边狂点一边又怕自己点的太快错过生日语音,听着那些“谢谢”“好!”,忍不住在心里吐槽周泽楷:就是他给了粉丝和官方一个话少的印象,才让游戏中的角色变成了这样。

 
孙翔正像之前打轮回祭复刻攒了六万多礼帽活动还有最后一天池子才抽到第二个那样心无可恋地戳着手机屏,听到外面周泽楷敲他门。

“孙翔,早饭。”

孙翔表情复杂地盯着房门,戳了一下手机屏幕。

“一起。”

再戳一下。

“冠军!”

⋯⋯mmp哟。


02

孙翔吃个早饭,大家都不安生。

他把手机外放开到最大,右手拿勺子捞馄饨,左手手指狂点周泽楷。

周泽楷的“嗯”“哦”“好”回荡在轮回食堂里。

杜明端着盘子路过,伸头一看,就露出了了然的表情:“队长的生日语音可难点了,翔翔你就随缘吧。”

孙翔马上抬头,两腮还鼓鼓的:“你点出来了?”

“没啊,当时点了一中午都没点出来啊。”

吕泊远一听,他们这是在聊fgo啊!马上跳了过去,“我百度了一下,fgowiki上没有队长的生日语音,贴吧微博也没有点出来的,都是在吐槽枪王不说话。”

“是吧,”杜明附和:“我也没点出来。”

吴启听他们说周泽楷生日语音的事儿,马上也凑了过去,悄咪咪地说:“我听说是因为队长换了新服装,生日语音没实装!”

“这个好像很有可能的样子。”吕泊远说:“之前队长刚换服装的时候不是多维护了两个小时吗?维护之后模型还出bug,又临时维护一小时。”

“还有这种操作,联盟也不怕粉丝卸游退坑。”

“哦哟这不是一个大号的队长粉丝吗怎么会退坑啦!”

孙翔不甘心地回到角色的界面,调出语音栏,生日那一条还是灰色的。

不会真的没实装吧。孙翔内心泛起了嘀咕,要是真的没实装他在这里点点点不是无用功嘛。

“有的。”周泽楷凑过来:“有找我录音。”他想了想,可能觉得不太有说服力,又拿出手机来:“我听过,有截图。”

孙翔啪地一巴掌拍在周泽楷手机上:“真有?”

周泽楷点点头。

“那别跟我剧透!”

孙翔豪气冲天地吼了一句,然后站起身来,仔仔细细地做起了手操。

“我就不信了,区区周泽楷的生日语音,我会点不出来!”

紧接着,手指敲屏幕的疯狂的“笃笃”声和周泽楷极快速切换的“嗯哦哦嗯咯咿哦嗯”回荡在食堂里。


⋯⋯好社情哦。


03

周六的训练日程不重,比工作日来的轻松,而一向恨不得一天练满24小时认真的不得了的孙翔状态却有点奇怪。

休息时间抱着手机点个不停就算了,江波涛明显感觉到队内自由对战时,一叶之秋的动作有点僵。

午休时孙翔也不像以前那样打仗似得向食堂跑,而是坐在位置上,抱着手机点点点。吴启杜明吕泊远跟狗头军师一样扒着椅背,时不时叽叽咕咕地交头接耳。

江波涛看看周泽楷,后者回了个“?”,然后就收拾收拾被方明华招呼去食堂了。

果然还是要副队亲自上阵。

“哎哟小翔,你这样点没完没了了。”吴启十分无语。

吕泊远看屏幕里小周泽楷的立绘表情不断变换,鬼畜似得:“你跟游戏里的队长较什么劲啊。”

“说不定就点出来了呢。”杜明倒是很乐观:“队长不是讲他截图了么,说不定就是他生日前实装的。”

江波涛悄悄地站在他们背后,垫着脚看。

妈哟,这手戳的,你是要破了千去啊!难怪训练要暴走啊!

孙翔在玩命运荣耀指定,fate/glory order,是荣耀公司跟x月会社合作推出的一款手游。以联盟职业选手做角色,时不时推出各种活动,还有免费的选手角色拿。看上去十分良心,实际上是粉丝向骗氪属性,专门针对荣耀粉丝。受众虽然不算全民但基本都是死忠,氪金能力强,这出了不到一年,就赚了个盆满钵满。

不仅粉丝玩,职业选手也玩,而作为x月厨代言了x月不少游戏的x月厨教头孙翔更是义无反顾地跳进了荣耀指定的坑,连直播的内容都是“百单直播周泽楷up”“千石试水新毒池”,把代言x月的薪水全送回去还要倒贴。

江波涛对手游没啥兴趣,但玩手游玩到影响训练就过分啦。

“小孙,”江波涛一百分和颜悦色地说:“刚刚队内战你怎么了呀?”

孙翔的手顿时僵住,手机里的小周泽楷沉默了一会儿,换上坚定的笑容,说道:“冠军。”

吴启杜明吕泊远迅速哈哈哈地溜走。

孙翔手抖的像筛糠似得,食指绷紧了都蜷不过来弯儿。

“今天你生日,食堂阿姨给你下了面,”江波涛说:“走呀。” 


孙翔垂头丧气。拇指戳到了小周泽楷。

“⋯⋯谢谢。”小周泽楷换上了娇羞的表情说。


04

今天零点,孙翔的粉丝就纷纷发来贺电,不少职业选手也在说生日快乐。粉丝们寄来的生日礼物从上个月就开始陆陆续续地到了,孙翔睡前还美滋滋的,谁知道起来之后一整天心情都灰扑扑的。

不过孙翔向来只能把心思用在一件事上:食堂阿姨特地做了他喜欢吃的菜,吃饭的时候孙翔乐的不得了;听男声六重唱的时候笑到岔气,咕咚滚到桌子底下;把阿姨拉的长寿面一鼓作气吃完,大家鼓掌时他还膨胀的要上天。等吃完了闹完了拿起手机来,孙翔看了一眼屏幕,立刻又蔫吧了。

“⋯⋯你就别较劲了成吗。”吕泊远真的服了:“生日语音点不出来你就这么难过啊。”

旁边周泽楷的呆毛“叮”地一下竖起来:“还没出?”

杜明马上插嘴:“翔翔戳一上午了,就是戳不出队长的生日语音。”

想哭。孙翔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手机上的小周泽楷,有气无力地点点头。

“⋯⋯你不是有个这么大的小周在身边吗。”听说了来龙去脉的方明华就很不懂,一边说一边比划了一下“那么大”:“干嘛非要执着于游戏里的小周啊?”

孙翔环视了众人一眼,一边手下不停地点,一边露出哀怨的眼神:“我就是想听队长跟我说生日快乐啊⋯⋯”

周泽楷顿时脸颊红红,要笑不笑的,可惜孙翔压根没看。

方明华哭笑不得:“刚刚小周不是说了吗,不是还给你唱了生日歌吗?”

孙翔哼哼唧唧,手下一刻不停。

“得,”江波涛摊手:“小孙又钻牛角尖啦。”

三次元的大周泽楷语音可以随时听,但游戏里小周泽楷的生日语音一年只有一次啊!孙翔内心嘤嘤嘤,你们怎么都不懂!

孙翔忽然爆起,拉过大周泽楷的手,戳了小周泽楷一下。

手机里的小周泽楷露出很攻很枪王的“鹅式不屑”表情,说:“呵呵。”

⋯⋯大周泽楷要哭了,大周泽楷不是故意的。

孙翔十分不服,挨个拉过江波涛方明华吴启杜明吕泊远的手,戳了小周泽楷一下。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呵呵。


05

下午是休息时间,一般都是战队队员给工会打打材料。平常大混战里孙翔都很有劲儿,看见别的工会(尤其是兴欣)来找茬都能追着绕副本跑两百圈。

“嗯哦嗯咯咿嗯嗯哦咯吸哦吸⋯⋯”

尼玛,还没完没了了!

孙翔左手戳戳戳,右手单手操鼠标,战队队友们就看着他的战法小号一会儿转个圈儿,一会儿翻个跟头,上蹿下跳的,dps忽高忽低,看得工会成员一脸懵。

最后boss还是被兴欣工会抢走了。


06

吴霜钩月:完了,翔翔彻底疯了

云山乱:不是你看他打的跟羊癫疯似的

云山乱:卧槽左手完全残影了啊!

笑歌自若:猫咪打架.gif

云山乱:哈哈哈哈哈哈哈可以说肥肠形象了

吴霜钩月:2333333

残忍静默:⋯⋯小翔大概真的出不来了,你们俩这么吐槽他,他都没跳出来叫唤

残忍静默:吃枣💊

吴霜钩月:💊

云山乱:💊

无浪:⋯⋯

无浪:@一枪穿云 这是你们俩的事,你倒是管管啊

一枪穿云:???

一枪穿云:怎么管

一枪穿云:【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十分开心.jpg】

笑歌自若:【我觉得不行.jpg】

一枪穿云:【我觉得ok.jpg】

笑歌自若:哇小周你怕不是觉得这是小孙爱你的表现

笑歌自若:你就不怕小孙氪了你五宝就一直抱着手机舔再也不舔你了吗

笑歌自若:之前游戏里周泽楷up他就氪了五宝了厚

笑歌自若:【没想到吧.jpg】

一枪穿云:⋯⋯不会吧

一枪穿云:二次三次分不清?

无浪:【邓摇.gif】

无浪:你看他这次不就为了游戏里的生日语音,你给他唱生日歌他都不care吗

一枪穿云:!!!

一枪穿云:【还有这种操作.jpg】

无浪:【就是有这种操作.jpg】

周泽楷抬头看看孙翔,又看看江波涛和方明华,在群里发了个红尼禄抱拳唔嗯唔嗯的表情。

⋯⋯

残忍静默:【给dalao跪下.jpg】
云山乱:【滑行土下座给dalao跪下.gif】
吴霜钩月:【360°托马斯全旋给dalao跪下.gif】


07

孙翔放弃了。

孙翔不信邪地又戳了一下小周泽楷。

小周泽楷害羞地“嗯”了一声。

孙翔真的要放弃了!


孙翔忍不住又戳了小周泽楷一下。

“你也是。”小周泽楷坚定地说。

孙翔下定决心一定要放弃了!他还有一堆其他角色的生日语音没听呢!


孙翔突破了自己的决心戳了小周泽楷一下。

“一起?”

⋯⋯日哦。


08

孙翔的消极情绪一直持续到晚上大家一起吃火锅。

他手拿着筷子双眼放空,看的其他人都不好意思开战,纷纷以“过生日”的名义给孙翔夹肉。

“小孙这样可不行。”江波涛说:“多好一孩子,被你折磨成这样。”

周泽楷觉得自己真的是躺枪,还躺的十分不爽。要他跟孙翔说一百遍“生日快乐”都行,但他控制不了游戏里的自己祝孙翔生日快乐呀。

“你想没想好怎么办呀?”

“嗯⋯⋯过了生日,就好了吧?”

江波涛服气,拖字诀啊,反正游戏里能听生日语音就这么一天,今天过了再听要等一年,以孙翔的性子睡觉前气两分钟,第二天醒来就完事了。

江波涛给周泽楷抱拳:还是你懂。

周泽楷羞涩又得意地笑起来。


09

轮回战队给人庆生的惯例是中午吃食堂的绝活长寿面,晚上聚餐吃火锅,吃完火锅去唱歌,礼物直接互勉。放平常孙翔是拿着麦就不撒手的,他唱歌好听,嗓子亮,又喜欢显摆自己,大家去唱k最后基本都会变成孙翔演唱会和孙翔合唱会。

周泽楷看着孙翔半死不活的样子,心里咯噔一下。

他戳了戳孙翔,把他戳回神,跑到台上唱歌给他听。

底下轮回战队的队员们纷纷起哄。

周泽楷声线偏低,许多歌高潮的高音唱不上去,憋假音憋的像个娘炮。但他男低音的歌唱的又苏又稳,唱一次能让战队的诸君疯魔好一阵子。

这次似乎没用。

孙翔依然闷闷不乐。

不了个是吧。周泽楷十分震惊,心里又咯噔一下:你就这么喜欢游戏里的我吗?真的以后只舔游戏里的五宝周泽楷不舔我了吗?

周泽楷在内心把游戏中的周泽楷拎出来和自己比较了一下:红卡单体宝具,领导力充能出星集星暴击一气呵成,宝具自带红魔放,对近战特攻100%,卡面帅气技能破格,羁绊语音十分甜蜜,顶楼天花板住户,一代荣耀看板郎。

⋯⋯输了!

周泽楷委屈地嘟嘴,点了一首凉凉献给大家,全程假声演唱,娘炮的不要不要的。


10

孙翔走进宿舍,周泽楷跟在他身后。

杜明吴启吕泊远十分想围观,被江波涛一个个赶回各自的宿舍去。

“嗯。”

“好。”

“呵呵。”

“能赢。”

“一起。”

“冠军。”

孙翔一边心碎一边心醉。妈惹周泽楷真是又苏又帅,但那张好看的嘴就是吐不出生日语音。

他一回头,看到大周泽楷小媳妇儿似的跟在他身后。孙翔忿忿地把周泽楷推的坐倒在床上:“你怎么就不能说一句生日快乐呢!”

我说了呀!我还给你唱歌呢!你都听不见嘛!周泽楷一百分的委屈。

“算了,我放弃了。”孙翔心累:“我看我是点不出周泽楷的生日语音了。”他退出my room的界面,进入角色背包,把顺序调至稀有度,一片金灿灿的五星。孙翔把第一个角色叶秋设置成我喜欢,又回到my room界面:“还要收集其他人的生日语音呢。”

孙翔戳了一下叶秋。

“你的生日?呵呵,关我什么事。”

⋯⋯擦!

周泽楷忍不住笑出声。

孙翔差点气到昏厥,他大爆手速把“我喜欢”切成叶修,然后再点。

“嗯?今天是什么日子?不就是普通的一天?⋯⋯呵呵,骗你的,哥怎么会忘记你的生日,生日快乐,我的小、甜、心。”

⋯⋯妈呀,尬死了。孙翔面无表情,真想不出叶修当时去录音的脸。

想必粉丝们也是一边吐槽雷死了一边捂心口嘤嘤嘤吧。

周泽楷看看屏幕里表情又苏又攻又暖又撩的十赛季叶修,心里咯噔咯噔地像放在铁轨上似的。

孙翔有点玩上瘾,按照稀有度顺序一个个的设置成我喜欢,然后戳戳戳。

“啊,今天是你的生日呀?想要什么礼物呢?⋯⋯嗯?想要女神的亲吻?真、真是的,明明知道我不会拒绝你啦⋯⋯”这是面向宅男的苏沐橙。

“哟!今天是你的生日嘛!那你一天都会像本剑圣一样无敌啦!总之从现在开始,来pkpkpkpkpk吧!”这是难得废话不多的黄少天。

“今天是你的生日呢,不好好庆祝可不行,只有你我二人,呵。”这是喻文州。

“你的生日?⋯⋯钱包,拿去。”这是韩文清。

“生日快乐。今天的话,可以晚点去睡。”这是张新杰。

“哦!生日快乐!今天是让人高兴的日子呢,我请你去吃鸭血粉丝汤!⋯⋯咦?真的是我请,不会让你付钱啦,看我真诚的眼睛!”这是方锐。

“生日快乐,想要出去兜风吗?来,我带你骑上扫把。”这个王杰希,好魔性啊!

“今天是你的生日呢,生日快乐!不要放弃自己的梦想,一起拿冠军吧!”这是张佳乐。

“来来来,今天是你的生日,要和亲密的人一起过哦。嗯,就把我当做你亲密的⋯⋯姐姐,怎么样呀?⋯⋯脸红了,真可爱。”这是楚云秀。

“生日快乐!感谢今天诞生的你,带给我这么多快乐。”这是李轩。

“今天好像是你的生日吧,是个好日子呢。这束花送给你。⋯⋯红玫瑰?有什么不对的吗?不能收下吗?”这是切开黑的肖时钦。

“什么?今天是你的生日?可恶,这种事情干嘛不提前告诉我啊!(小声)都没来得及准备礼物⋯⋯总、总之,有什么事,找你昊哥就是啦!”这是唐昊。

孙翔戳来戳去乐不可支,还要跟周泽楷分享。周泽楷看了看游戏里那些角色各种的暗♂示,又看了看孙翔粉扑扑的脸,伸手戳了孙翔一下。

“干嘛呀你。”孙翔盯着屏幕,缩了下肩。

周泽楷跟上去又戳了孙翔一下。

“周泽楷!”孙翔又气又笑,几乎要倒在床上了。他手里还拿着手机,放着很撩的吴羽策的生日语音。

周泽楷瞟了孙翔一眼,似笑非笑,坚持不懈戳戳戳,戳着戳着,就从肩膀戳到胸口,然后撩起他衣服下摆,开始拿二指禅耍流氓。

“别戳了你!”孙翔笑的直喘,左手把手机举到头顶,“得寸进尺啦!”他说着,伸出食指戳了周泽楷一下。

“生日快乐。”周泽楷笑着说。

孙翔顿时一愣。

他缓了会儿,手指又戳了周泽楷胸膛一下。

周泽楷双手撑在孙翔脑袋两边,说:“我好高兴。”

孙翔胸膛快速起伏,手指戳到周泽楷胸膛上,很社情地慢慢下滑。

周泽楷低头,附在孙翔耳边,声音又低又轻:

“我爱你。”

⋯⋯妈哟!


11

轮回孙翔v:#命运荣耀指定# #Fate/Glory Order# 短视频:生日语音周泽楷ver. 给你们听听,独一份的周泽楷生日语音!别太羡慕翔哥了哈哈哈哈哈哈!@轮回周泽楷v


12

回复:就知道秀,我可去你的吧!


——END——
非常我流的生贺,梗源于fgo,哇我生日的时候点生日语音真的点了一天啊!至今不知道b叔的生日语音究竟是啥!
顺便诌其他人的生日语音真的好累∠( ᐛ 」∠)_

赤の枭02

依然xjb写
感觉怎么写出总都是ooc
反正大写的尴尬就是了
自娱自乐嘻嘻嘻

以上

02

惨了。

赤江走进教室,大家立刻闭上了嘴巴。她缓步走到自己的座位上,之前还爽朗地笑着和她分享课本的女孩子,现在看到她过来,马上拿起书本遮住脸。

药丸,说好的和新同学和睦相处的呢。

赤江忍不住转头盯着爆豪看。

“看什么看,死人脸!”

“哼,小娘们儿。”

右侧的女同学不着痕迹地把桌子往右边挪了一点。

“你他妈管谁叫小娘们!”爆豪碰地站起来伸着脖子对吼。

“我麻烦你不要再跟老子讲话了行不行!”赤江气到炸:“老子认输行吗!”

“哈啊你那是道歉的样子吗!至少给我跪下来说抱歉啊!”

“我他妈跪你脑袋上!”

赤江忽地站起,右腿像弹簧刀一般折在身侧,膝盖直冲爆豪面门而去。爆豪瞳孔微缩,身子向后微撤,堪堪闪过。而那一瞬间,折起的小腿突然爆发,借着惯性轰向爆豪的脑袋。

“赤、赤江同学快住手!”

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女同学一把圈住赤江的腰,把她拖到了地上。

“教、教室里⋯⋯是不许打架的!赤江同学也是!胜己也是!”

“⋯⋯”赤江一时语塞:“啊⋯⋯嗯,对不起。”她拍拍女同学的手,示意她放开,然后扶好桌子和椅子,坐好。

药丸。

药丸药丸药丸。

一个小时前她把椅子从教室里一直丢到楼下,导致这把椅子腿部的铁管歪歪扭扭残破不堪,坐起来很难受,还有碎掉的玻璃,把老师吓了一跳。

大概是因为她是东京来的优等生,而爆豪也是优等生的缘故,老师虽然叫他们去谈话,叫赤江赔偿窗户玻璃,但是没追究啥责任,只是语重心长的希望两个人能好好相处。

没有请家长真的是谢天谢地。

“搞什么!你这个只会流泪的废柴女也想管教老子吗!”

“我知道我劝说不了胜己,所以如果胜己在再这样下去的话,我就告诉光己阿姨了!”

⋯⋯

爆豪顿时哑火,怒气冲冲地坐回去,两只脚重重地搭在课桌上,做出一副十分愤怒又无可奈何的表情。

哦豁,有趣。

“刚刚躲着你⋯⋯对不起。”女同学低声和赤江搭话:“啊,我的名字是白川泪,请多指教。”

“哦,没有,我才要说抱歉,”赤江寻找着措辞:“因为一来就⋯⋯给大家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白川连连摆手:“没有没有,事实上,赤江同学进来的时候,就很惊艳哦,因为你长得很好看,个子又很高⋯⋯”

大概也只有长得好看和个子高了。赤江忍不住托腮。

“还有,还有,出久他不是故意的⋯⋯因为他一直都很向往职业英雄,对职业英雄如数家珍呢,但自己又是无个性⋯⋯所以才会为赤江同学感到难过吧。”白川低下头,小小声地道:“赤江同学不在的时候,我知道了哦,明明是很厉害的人,一定能成为职业英雄的人却——”

“又没有什么关系。”赤江说。

“欸?⋯⋯但是没有个性的话⋯⋯”

赤江伸手,戳了戳前排的男生。那个男生回过头来,一双三白眼满脸淡然要笑不笑的,体格看上去也不错,不像个弱鸡。

“你好,想麻烦你件事。”赤江说。

“什么啊。”

赤江伸出手,手肘架在桌面上:“来掰手腕试试吧。”

“⋯⋯什么?”

赤江脸上没啥表情,不管她以前笑不笑,反正现在是一点都不想笑。她冷冰冰地看着前排的男生,手还保持着举起的姿势,看上去太像找茬。

男生看了看四周,说:“好啊。”

两只手握在一起,几个男生发出起哄的口哨声。

赤江的父母曾经都是职业英雄,强强联合的她也曾经拥有出色的个性,在很小的时候她就有了觉悟:作为女性,而且在个性对大型物体和远距离有特攻,对近距离强体术是弱项,这样的情况下,被敌人近身了怎么办?

“我喊开始,就一起发力哦!”有看热闹的男生不怕死的跳出来:“三——二——一——开始!!”

“砰!”

几乎在同一瞬间,男生的手背就被狠狠地摁到了桌子上,发出闷响。

答案是:把自己锻炼的比敌人,比男性还要强,把身体的技巧锻炼到极致,就ok了。

“⋯⋯搞毛啊刈野,你居然怜香惜玉吗笑死我了。”

“痛⋯⋯”被称呼为刈野的男生甩着手道:“废话那么多,你来试试看啊。”

“不要吧刈野别放水啦!”

“都说没有了,”刈野怒:“你行你上啊。”他说着,起身让开座位,做出“请”的姿势,“这家伙,力气大的离谱了吧。”

“来呀,不用客气。”赤江面无表情地说:“我只是个妹子而已。”

赤江的手,已经不太像一个妹子的手了,指关节粗大,甚至结出了硬茧,指甲也剪的短短的,小小的一块,不像现在的女孩子,喜欢在指甲上擦着各种各样的颜色。

所以都说了,大概只有脸好看吧。


“好痛⋯⋯”

“真的假的,全都是秒杀⋯⋯”

男生们嘤嘤嘤地捏着自己的手腕,在自己的座位上坐的像个小媳妇,紧接着“砰”地一声,又一个男孩子嘤嘤嘤地摸着自己的手腕跑开了。

赤江捏了捏自己的手,发出一阵令人牙酸的整骨声。

全班顿时沉默。

“那我就直说了。”赤江站起来道:“我不想知道你们是搜了我的新闻还是怎么着,我不感兴趣,我现在就是没有个性,那又怎么了?”她转过身,看着后排存在感几乎为零的那个头发像海藻一样蓬松的少年,一手握拳锤在他桌子上,后者在她的逼近下倒吸一口冷气,眼眶中迅速蓄起了泪水:“我赤江赤瞳,屌、爆、了。”

后排的男生用好像兔子一样湿漉漉的圆眼睛看着他,手中举着一个笔记本,仿佛有了这个就能抵御攻击一般遮在脸前。

贼几把受,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赤江站直身体,问道:“我是赤江赤瞳,你的名字是?”

“啊⋯⋯绿谷!绿谷出久!”

哇草这是什么骚操作,赤江眉毛立刻纠成一团,白川赤江绿谷,彩虹战队吗?几把都笑爆了好不好。

“总之,如果吓到你了真是对不起。”赤江说:“我心态大概有点崩。”

绿谷放下笔记本,仿佛卸下了一身的盔甲,表情都明快了起来:“不不不没有关系!额,事实上我有很多问题想请教赤江同学!”

“⋯⋯哦,不是太难的话ok。”

隔壁的白川立刻露出了惊恐的表情,这让赤江倍感不妙,她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后排的绿谷就开启了奇怪的模式——

“RedLaser是赤江同学的父亲对吗对于RedLaser的个性真的是个谜呢他的武器是激光弹是个性造成的吗毕竟如果不是个性的话以目前的技术是做不到这样高能量的镭射光束的所以是个性吗所以是从身体的某个部分释放镭射光束吗不对不对不对镭射光束的本质是量子光子流如果是从身体中释放的话无法像子弹那样远距离发射的所以是操纵量子流吗可这样也不太能说得通啊不愧是排名前十的职业英雄真是让人说不通⋯⋯”

赤江面无表情地转身坐好,偏头悄声问白川:“你跟他很熟吗?”

“这个,我和出久还有胜己是青梅竹马啦,还算比较熟吧⋯⋯”白川说。

“不得了,不得了。”赤江双手托腮:“你们三个人,真的不得了啊。”


折寺中学有食堂,饭普普通通,不过对赤江这种只要不酸不苦不辣不太咸米其林三星和路边摊也没啥区别的人来说只要摄入足够的能量就可以,所以十分好解决。下午的课程是算术和德育,和白川凑着看了一路,十分的无聊。

“赤江同学,这是你的社团申请表。”班长跑过来说:“因为你转学的时间比正常的升学时间只晚一周,所以不需要补录,你可以选择一下,填好之后交给我,有什么问题也可以问我哦。”

“嗯,谢谢你。”赤江对女生一般都比较和蔼,拿过表格看了起来,顺口问道:“哪个社团比较好啊?”

“我们是普通的公里中学嘛,社团也很普通啦,运动社团和艺乐社团也没有很出色的。”班长侧身坐在椅子上,手臂搭着椅背:“赤江同学有没有擅长或者喜欢的东西呢?”

“剑道我每天都有练,弓道也还好,田径也很出色,球类也很擅长,茶道和插花倒是普普通通,望远镜家里我有一套啦,啊,我还会弹吉他弹钢琴,键盘手也做的来,”赤江把表格翻到背面:“不过我不会游泳,所以游泳绝对不要。”

“这样说的话你几乎是全能嘛!哇啊,落差好大⋯⋯”

“啊对了,绿谷和白川是什么社团呢?”赤江问:“一放学两个人就跑掉了,是很忙的社团吗?”

“泪同学是很忙啦,她可是演剧社的顶梁柱哦!绿谷同学⋯⋯我记得他没有参加社团的样子,之前好像申请过英雄体验同好会,但因为已经有重复的社团,所以被驳回掉了。”

“这样哦。”赤江一边说着一边把表格填好:“好了,谢谢班长。”

班长惊道:“这么快?”她接过表格:“弓道部吗?真正统啊⋯⋯咦?漫画研究部?”

“兼顾两个社团是ok的吧?”赤江说:“三年级还加入社团,听起来多搞笑啊,如果我被弓道部踢出来了,就老老实实变成宅吧。”

“但是啊,”班长露出一副难以启齿的表情:“这个漫研部⋯⋯”

“怎么了?”

“⋯⋯全部都是男生哦?”

赤江一愣。

“我听说,有点不太好的⋯⋯”

⋯⋯这他妈不是天堂吗!!


赤江挑起一边眉毛,看着门上贴着的带有性暗示的涂鸦,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漫画研究部”。

小字,男性限定。

还有这种操作,贼几把溜。

赤江试着去拉门,没拉动,锁上了。她轻轻踢了门几脚,只听见里面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一个男声问:“他妈的谁啊?!”

赤江抬腿把锁踹到变形,然后一把拉开:“你爸爸!”

里面是三个男生,稍微有那么一点衣冠不整。三个人傻了吧唧地盯着赤江。

草了,性暗示,色情意味。

“我申请加入了漫研部,”赤江说:“不过同时我还加入了弓道部,所以只有一点点时间在这里,我就问一句,你们换不换本子?”

三个男生目瞪口呆。

“我不吃骨科不吃纯爱,重口的多,可爱系画风不吃,正统吃姐系和母系,喜欢大奶子和肉大腿,更喜欢异种魔少,sm肢解ntr产卵扶她男娘都是我的菜,还吃各种各样的bl不过你们应该不吃,我是三年级A班的赤江赤瞳,有可以交换的相关本子请务必告诉我,因为是双社团所以我就是来换换本子,你们不要在意,药丸没有时间了我还要去弓道部报道所以先走一步!”

“等等——”一个男生忽然拍桌而起:“舰队和fate同人吃吗!”

赤江顿时刹车:

“——吃到撑死都乐意!”

赤の枭01

控制不了自己脑洞的产物
原创女主x爆豪胜己
反正也不会走远
自己开心开心就好
非常雷,并且ooc(玛丽苏能怎样不ooc哦嘻嘻嘻)
很多骂脏,总感觉会屏蔽
不知道怎么打tag,随便打打啦

以上


赤の枭
ch.01
“你的身体,很有趣。

“我已经拿走了你的个性,真可怜啊,明明可以成为很强大的英雄的。

“等待吧,未来的某个时机,也许你还能拿回它⋯⋯

“不过嘛,你的未来,已经不存在了。”


“——哈!”

赤江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她大口地喘气,脸上湿漉漉的,全是冷汗。客厅里的摆钟发出绵长的撞击声,一下,两下,三下——凌晨三点了。

窗外黑乎乎一片,今晚没有月亮。

赤江平复了呼吸,又躺了回去。她睁着眼睛,看向天花板,那里也是深灰色的一片。过了一会儿,她又闭上了眼睛,明天还要去新学校,精神太差给新同学留下不好的印象就太糟了。

快点睡着⋯⋯快点⋯⋯

“操你妈!!”赤江突然怒吼,同时双手握拳狠狠砸向床板,“操!操!!”她手脚并用地拼命敲打着,连续砸了好几遍,终于消停了下来。

“可恶⋯⋯”赤江抬起手臂盖在眼睛上,“为什么是我啊⋯⋯为什么是我啊!!”

怒气依然无法宣泄,她从床上蹦起,冲到二楼某一个房间里,在冲刺的过程中抬起腿,像鞭子一样狠狠甩在房间中央挂起的沙袋上。冲击力和踢击力叠加在一起,让沙袋剧烈地晃动起来。

“操你妈!操你妈!操你妈!”

拳头不断地落在沙袋上,赤江不断移动着位置,从各个方向击打着沙袋,她的速度很快,把沙袋以力禁锢在一个范围内摇摆不停。

“去——死——啊——!!”

赤江爆发出一声怒吼,收紧在腰侧的右拳旋转着轰击在沙袋上,把沙袋击打地深深弯折起来,摇晃不停的尼龙绳嘣地断裂,沙子从人造革缝补的缝隙中喷射一地。

“去死!去死!去死!”赤江揉身扑上,将飞出去的沙袋以肘击钉在地上,紧接着一手将它固定住,另一手握拳,高高举起。

“碰”地一声巨响,沙袋表面的人造革被击穿了。

“哈啊⋯⋯哈啊⋯⋯”赤江骑在沙袋上,低着头喘息。这时敲门声响起,嘣嘣嘣,嘣嘣嘣。

吵死人了。

赤江下楼,甩开门,门板在墙上打出一声巨响。

“吵死人了!”她吼。

“神经病啊!”对方吼。

来砸门的是个男孩,年纪和她相仿,怒气十足,眉毛几乎要竖到天上去:“你他妈知道现在几点吗!”那男孩指着赤江的鼻子大喊:“大半夜鬼吼鬼叫还乱搞噪音你他妈不知道大家在睡觉啊!!”

“⋯⋯”赤江沉默了一下,男孩背后站着几个成年人,其中还有两位老人,应该是附近的邻居,都拿不愉快的眼光看着她。

“⋯⋯哈啊⋯⋯”赤江长吸了一口气,深深弯下了腰:“⋯⋯对不起。”

围观的人们顿时停下了窃窃私语。

“呃,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下次注意点吧。”

“就是啊,下次别大半夜的发出噪音了。”

“真的,十分对不起。”赤江保持着鞠躬的姿势道:“不会再有下次了,我保证。”

男孩挑起一边眉毛,低头看看裹住赤江拳头的沙袋,冷笑了一声。

“笑什么笑,傻屌。”赤江抬头,低声道:“揍你啊。”

男孩的表情骤变,怒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暴涨起来,他张开嘴,露出尖牙,刚想说些什么,赤江用力地把门甩上,发出震天的巨响。

操啊!男孩内心怒骂,神经病吗这人!

切,赤江一脚踩住沙袋尾端,把手抽出来,沙子散了一地也不管,贼几把烦啊这人!


赤江昏昏欲睡地靠在墙上,脑袋小鸡啄米似的一点一点。
惨了,半夜回去之后完全睡不着,一直玩游戏玩到早上,现在困的要死。

好痛⋯⋯我的肝⋯⋯好痛⋯⋯

“赤江同学!”

赤江一个激灵靠墙站好,答到:“是!”

“大家请集中精神,欢迎赤江同学!”

赤江眨巴眨巴眼睛,在老师鼓励的目光和学生乱七八糟的掌声中走进班级。

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下了赤江的名字,然后说:“赤江同学因为搬家的原因,转学到我们这里来,大家一定能好好的包容新同学,对不对?”

下面一阵拖长了的“对”。

“那么赤江同学,跟大家自我介绍一下好吗?”

“是。”赤江说:“我是赤江赤瞳,因为某些原因从东京转学过来,希望大家多多指教,谢谢。”

下面一阵乱七八糟的掌声。

“唔⋯⋯赤江同学的话,就坐在爆豪同学旁边吧,爆豪同学可是我们班,甚至是我们学校最优秀的同学哦,会给你很大帮助的!对吧,爆豪同学?”

赤江顺着老师指的方向看去,全班乃至全校的最优秀的同学正趴在桌上呼呼大睡,听到老师的点名才烦躁地揉着眼,慢吞吞地抬头。

哈,小地方的优等生。赤江冷笑。

“我知道啦,老师。”那名优等生睁开了眼睛。

赤江顿时笑不出来了。

药丸,这不是昨天贼几把烦的管家婆吗!

大概是在课堂上不好发作,爆豪竖着眉毛龇着牙盯了赤江一路,从她走下讲台,到她落座,放好书包拿出文具,一直在盯着。

哇⋯⋯压力好大。赤江黑线,无视,无视,平常心,平常心。

“那么现在开始上课咯~请大家把课本打开,我们来讲解一下昨天课后布置的习题——”

⋯⋯没、课、本。

赤江有点尴尬,转头看隔着一条过道的优等生一手托脑袋一手转笔,脸上的表情可以称得上是凶恶,但他的转笔技术倒是很好,一支笔在他手指之间翻来转去,让人有点眼花缭乱。

还是不要寄托希望于这种人身上了,赤江想。

“看什么看,死人脸!”凶恶的优等生小声吼道。

赤江懒得理他,翻了个白眼,趴在桌上发呆。

对方似乎更气了,紧紧捏着笔,好像下一秒钟就会捏断,接着却冲赤江龇了龇一口白牙,又看向了老师。

哦豁,真的是优等生啊。赤江奇道,她停顿了一会儿,用轻而又轻的声音道:“傻屌。”

隔壁的优等生手背上立刻爆起了青筋,手指死死地扣住桌子,目眦欲裂,然而没有几秒钟又调整好了自己的表情,把课本翻了一页。

哈哈哈,赤江毫无表情地内心笑,有趣。

“那个,赤江同学。”

另一边的女同学敲了敲赤江的桌子,“赤江同学还没有课本吧,不介意的话,可以一起看哦。”

“啊⋯⋯嗯。”赤江应道,把桌子轻轻地挪向那位女同学:“谢谢你。”

“不用谢啦,大家是同学嘛。”女同学爽朗地笑了。

赤江拍了拍脸颊,扯出一个笑容:“啊哈哈,嗯。”


下课铃终于响起,老师的身影刚刚消失在门后,隔壁的优等生瞬间拍桌而起,伴随着怒吼:“你这混账!骂谁呢你!!”

⋯⋯赤江刚刚才给旁边女同学建立一个好形象,可不想因为某些不雅的词汇就让女孩子大跌眼镜,于是她选择沉默不语。

“不要这样啦爆豪www人家是新同学欸。”有人在旁边起哄,赤江看了那家伙一眼。

头发像海带一样挂在脑袋两边的下垂眼,贼几把丑。

“啊啊啊你这家伙!”优等生爆豪一脚把自己的桌子踹出老远,逼近了赤江,伸手就要去扯她的领口:“不要给我装模作样,你这个——”

“咔酱!快住手!”后排忽然站起一个人,跑过来把优等生爆豪的手挡开:“你、你这样太过分了!”

“哈啊?!”爆豪夸张地后仰,把手放到耳边:“你在说什么啊,”他忽然爆起,一把揪住那人的衣领,后者发出了被惊吓到的声音,身体靠在赤江的课桌上,颤抖不停,“你他妈懂些什么啊,废久!”

“明、明明是咔酱不对⋯⋯对新来的同学动、动粗,是咔酱的不对!”

爆豪明显更生气了,嘴巴张得老大,恨不得把那家伙给吃了:“你现在是在对我说教吗!废久!”

赤江一脸“好烦”地把脸转向一边,真几把吵。

“因为⋯⋯因为⋯⋯”原本由于恐惧而紧紧闭上的双眼猛然睁开,那名同学颤抖着直视爆豪,大声道:“赤江同学她,在之前的事故里,失去了个性啊!”

⋯⋯哈啊⋯⋯?

“我知道的,我知道的!”那人说道:“一个月之前,在涩谷的伊势坦,因为敌人的行动,赤江同学失去了她的个性啊!

“明明是出生于英雄世家的,拥有强大个性的赤江同学,却在那之后,失去了个性⋯⋯

“赤江同学已经这样了,咔酱却还要为难她,这样难道还不够过分吗!我是绝对、绝对不会允许——”

赤江忽地站起,伸手把爆豪拨到一边,她力气很大,爆豪猝不及防之下被她推了一个趔趄,刚想发作,就看到赤江直勾勾地盯着那名替他出头的同学。

“赤、赤江同学⋯⋯”那名同学紧张起来:“对、对不起⋯⋯但是我——”

“你,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欸⋯⋯?”

“我他妈让你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赤江揪着那个人的领子把他拉到眼前:“你他妈是在可怜我吗!我告诉你,老子不需要任何一个人可怜!给老子收起你那副恶心的嘴脸,看的我真他妈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

班级里顿时鸦雀无声。

赤江放开手,转身,“操你妈的烦。”

“⋯⋯但是啊⋯⋯”

赤江深深皱起眉,还他妈的没完没了了是不是啊?!

“赤江同学,从一开始就露出了寂寞的表情——”那个人站直了身体,高声道:“我明白你的感受,因为我、我也没有个性啊!这种无力感、这种孤独感,我都明白啊!”

“砰——!”

课桌突然翻起,撞上了隔壁爆豪的桌子,然而余势未消,两张桌子互相挤压着摩擦着,然后重重地撞击到墙上,发出巨响。

“⋯⋯呜!”

“你他妈⋯⋯到底懂些什么啊!!”赤江一脚踹翻了自己的课桌,吓退了一波学生。

“赤江⋯⋯同学⋯⋯”

“你到底明白我什么感受啊?!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好像自己很厉害的样子,都他妈在说在什么啊?!我他妈认识你吗?先是逼逼逼地揭开别人伤疤,又自顾自地说我寂寞,你他妈算老几啊,明明弱的一逼,还在说老子弱吗!我他妈警告你,就算老子失去了个性——”她环视了一遍四周:“也他妈比你们这种乡下学校的弱鸡要强得多!”

大概是赤江的气场太过强大,她说了这么嚣张的话,居然没人爆起来揍她。赤江深呼吸一下平复心情,拉过自己的椅子,打算坐下来。

“赤江⋯⋯同——”

赤江抓住椅背,手臂一甩,椅子直直地从学生中穿过,砸碎了窗户,掉到了楼下。

大家楞楞地看着碎掉的窗户。

“你再多说一句试试,”赤江一字一句道:“我就把你丢下去。”


“⋯⋯喂。”

“我他妈不是让你闭嘴了吗!”

赤江一拳递出,后者敏捷地闪过,手掌举起,火光哔哔啵啵地闪耀着,紧接着爆起巨大的火花。借着那股冲击力,对方的动作更快一步,直接按着赤江的脑袋压制住了她。

“你他妈,说谁是乡下学校的弱鸡啊!”

那掌心炽热无比,烫的脸上的皮肤丝丝刺痛,赤江却忍不住笑了起来。

果然,很有趣。

“你他妈别在那边给我装死,去把你的椅子拿上来啊傻逼!”

擦,那么吵的人,有趣个几把啊。

请给医生真爱
因为他爱着全世界
学妹现在还可以,但医生就很方了,那年已经走了一次,这次我不想让他再走了
希望上线的肝帝dalao们给医生一票真爱!
占tag致歉

透甲叠加,挂机极黑(ˊᵒ̴̶̷̤ꇴᵒ̴̶̷̤ˋ)꒰
如果没削难度估计我现在还是一个大咸鱼吧∠( ᐛ 」∠)_

活动剧情有感,oocoocooc

马德
你们两个
是女孩子吗?!?!

曦月刀他真可爱,站一分钟无剑x曦月x孤剑的夹心饼
穿奖预定,他真可爱❤

应下今天活动的景ଘ(੭ˊ꒳​ˋ)੭✧
原本昨天晚上玄铁碎片就49/50了,谁知道刷着刷着睡着了,只好今天早上起来刷,结果看到新卡池走不动路⋯⋯由此产生的悲剧😂
不过还是用日课的体力刷出了最后一片玄铁爸爸૧(●´৺`●)૭
沉迷抽卡的倚天(ˊᵒ̴̶̷̤ꇴᵒ̴̶̷̤ˋ)

我在梦间集当寻梦人

02 如果氪金非酋突然出货,那一定不是他一个人的力量∠( ᐛ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