姟罗子

+最近瞎搞
+翔哥好基友
+咔酱心头肉
+狗哥大老婆
+圣火男朋友

赤の枭01

控制不了自己脑洞的产物
原创女主x爆豪胜己
反正也不会走远
自己开心开心就好
非常雷,并且ooc(玛丽苏能怎样不ooc哦嘻嘻嘻)
很多骂脏,总感觉会屏蔽
不知道怎么打tag,随便打打啦

以上


赤の枭
ch.01
“你的身体,很有趣。

“我已经拿走了你的个性,真可怜啊,明明可以成为很强大的英雄的。

“等待吧,未来的某个时机,也许你还能拿回它⋯⋯

“不过嘛,你的未来,已经不存在了。”


“——哈!”

赤江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她大口地喘气,脸上湿漉漉的,全是冷汗。客厅里的摆钟发出绵长的撞击声,一下,两下,三下——凌晨三点了。

窗外黑乎乎一片,今晚没有月亮。

赤江平复了呼吸,又躺了回去。她睁着眼睛,看向天花板,那里也是深灰色的一片。过了一会儿,她又闭上了眼睛,明天还要去新学校,精神太差给新同学留下不好的印象就太糟了。

快点睡着⋯⋯快点⋯⋯

“操你妈!!”赤江突然怒吼,同时双手握拳狠狠砸向床板,“操!操!!”她手脚并用地拼命敲打着,连续砸了好几遍,终于消停了下来。

“可恶⋯⋯”赤江抬起手臂盖在眼睛上,“为什么是我啊⋯⋯为什么是我啊!!”

怒气依然无法宣泄,她从床上蹦起,冲到二楼某一个房间里,在冲刺的过程中抬起腿,像鞭子一样狠狠甩在房间中央挂起的沙袋上。冲击力和踢击力叠加在一起,让沙袋剧烈地晃动起来。

“操你妈!操你妈!操你妈!”

拳头不断地落在沙袋上,赤江不断移动着位置,从各个方向击打着沙袋,她的速度很快,把沙袋以力禁锢在一个范围内摇摆不停。

“去——死——啊——!!”

赤江爆发出一声怒吼,收紧在腰侧的右拳旋转着轰击在沙袋上,把沙袋击打地深深弯折起来,摇晃不停的尼龙绳嘣地断裂,沙子从人造革缝补的缝隙中喷射一地。

“去死!去死!去死!”赤江揉身扑上,将飞出去的沙袋以肘击钉在地上,紧接着一手将它固定住,另一手握拳,高高举起。

“碰”地一声巨响,沙袋表面的人造革被击穿了。

“哈啊⋯⋯哈啊⋯⋯”赤江骑在沙袋上,低着头喘息。这时敲门声响起,嘣嘣嘣,嘣嘣嘣。

吵死人了。

赤江下楼,甩开门,门板在墙上打出一声巨响。

“吵死人了!”她吼。

“神经病啊!”对方吼。

来砸门的是个男孩,年纪和她相仿,怒气十足,眉毛几乎要竖到天上去:“你他妈知道现在几点吗!”那男孩指着赤江的鼻子大喊:“大半夜鬼吼鬼叫还乱搞噪音你他妈不知道大家在睡觉啊!!”

“⋯⋯”赤江沉默了一下,男孩背后站着几个成年人,其中还有两位老人,应该是附近的邻居,都拿不愉快的眼光看着她。

“⋯⋯哈啊⋯⋯”赤江长吸了一口气,深深弯下了腰:“⋯⋯对不起。”

围观的人们顿时停下了窃窃私语。

“呃,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下次注意点吧。”

“就是啊,下次别大半夜的发出噪音了。”

“真的,十分对不起。”赤江保持着鞠躬的姿势道:“不会再有下次了,我保证。”

男孩挑起一边眉毛,低头看看裹住赤江拳头的沙袋,冷笑了一声。

“笑什么笑,傻屌。”赤江抬头,低声道:“揍你啊。”

男孩的表情骤变,怒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暴涨起来,他张开嘴,露出尖牙,刚想说些什么,赤江用力地把门甩上,发出震天的巨响。

操啊!男孩内心怒骂,神经病吗这人!

切,赤江一脚踩住沙袋尾端,把手抽出来,沙子散了一地也不管,贼几把烦啊这人!


赤江昏昏欲睡地靠在墙上,脑袋小鸡啄米似的一点一点。
惨了,半夜回去之后完全睡不着,一直玩游戏玩到早上,现在困的要死。

好痛⋯⋯我的肝⋯⋯好痛⋯⋯

“赤江同学!”

赤江一个激灵靠墙站好,答到:“是!”

“大家请集中精神,欢迎赤江同学!”

赤江眨巴眨巴眼睛,在老师鼓励的目光和学生乱七八糟的掌声中走进班级。

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下了赤江的名字,然后说:“赤江同学因为搬家的原因,转学到我们这里来,大家一定能好好的包容新同学,对不对?”

下面一阵拖长了的“对”。

“那么赤江同学,跟大家自我介绍一下好吗?”

“是。”赤江说:“我是赤江赤瞳,因为某些原因从东京转学过来,希望大家多多指教,谢谢。”

下面一阵乱七八糟的掌声。

“唔⋯⋯赤江同学的话,就坐在爆豪同学旁边吧,爆豪同学可是我们班,甚至是我们学校最优秀的同学哦,会给你很大帮助的!对吧,爆豪同学?”

赤江顺着老师指的方向看去,全班乃至全校的最优秀的同学正趴在桌上呼呼大睡,听到老师的点名才烦躁地揉着眼,慢吞吞地抬头。

哈,小地方的优等生。赤江冷笑。

“我知道啦,老师。”那名优等生睁开了眼睛。

赤江顿时笑不出来了。

药丸,这不是昨天贼几把烦的管家婆吗!

大概是在课堂上不好发作,爆豪竖着眉毛龇着牙盯了赤江一路,从她走下讲台,到她落座,放好书包拿出文具,一直在盯着。

哇⋯⋯压力好大。赤江黑线,无视,无视,平常心,平常心。

“那么现在开始上课咯~请大家把课本打开,我们来讲解一下昨天课后布置的习题——”

⋯⋯没、课、本。

赤江有点尴尬,转头看隔着一条过道的优等生一手托脑袋一手转笔,脸上的表情可以称得上是凶恶,但他的转笔技术倒是很好,一支笔在他手指之间翻来转去,让人有点眼花缭乱。

还是不要寄托希望于这种人身上了,赤江想。

“看什么看,死人脸!”凶恶的优等生小声吼道。

赤江懒得理他,翻了个白眼,趴在桌上发呆。

对方似乎更气了,紧紧捏着笔,好像下一秒钟就会捏断,接着却冲赤江龇了龇一口白牙,又看向了老师。

哦豁,真的是优等生啊。赤江奇道,她停顿了一会儿,用轻而又轻的声音道:“傻屌。”

隔壁的优等生手背上立刻爆起了青筋,手指死死地扣住桌子,目眦欲裂,然而没有几秒钟又调整好了自己的表情,把课本翻了一页。

哈哈哈,赤江毫无表情地内心笑,有趣。

“那个,赤江同学。”

另一边的女同学敲了敲赤江的桌子,“赤江同学还没有课本吧,不介意的话,可以一起看哦。”

“啊⋯⋯嗯。”赤江应道,把桌子轻轻地挪向那位女同学:“谢谢你。”

“不用谢啦,大家是同学嘛。”女同学爽朗地笑了。

赤江拍了拍脸颊,扯出一个笑容:“啊哈哈,嗯。”


下课铃终于响起,老师的身影刚刚消失在门后,隔壁的优等生瞬间拍桌而起,伴随着怒吼:“你这混账!骂谁呢你!!”

⋯⋯赤江刚刚才给旁边女同学建立一个好形象,可不想因为某些不雅的词汇就让女孩子大跌眼镜,于是她选择沉默不语。

“不要这样啦爆豪www人家是新同学欸。”有人在旁边起哄,赤江看了那家伙一眼。

头发像海带一样挂在脑袋两边的下垂眼,贼几把丑。

“啊啊啊你这家伙!”优等生爆豪一脚把自己的桌子踹出老远,逼近了赤江,伸手就要去扯她的领口:“不要给我装模作样,你这个——”

“咔酱!快住手!”后排忽然站起一个人,跑过来把优等生爆豪的手挡开:“你、你这样太过分了!”

“哈啊?!”爆豪夸张地后仰,把手放到耳边:“你在说什么啊,”他忽然爆起,一把揪住那人的衣领,后者发出了被惊吓到的声音,身体靠在赤江的课桌上,颤抖不停,“你他妈懂些什么啊,废久!”

“明、明明是咔酱不对⋯⋯对新来的同学动、动粗,是咔酱的不对!”

爆豪明显更生气了,嘴巴张得老大,恨不得把那家伙给吃了:“你现在是在对我说教吗!废久!”

赤江一脸“好烦”地把脸转向一边,真几把吵。

“因为⋯⋯因为⋯⋯”原本由于恐惧而紧紧闭上的双眼猛然睁开,那名同学颤抖着直视爆豪,大声道:“赤江同学她,在之前的事故里,失去了个性啊!”

⋯⋯哈啊⋯⋯?

“我知道的,我知道的!”那人说道:“一个月之前,在涩谷的伊势坦,因为敌人的行动,赤江同学失去了她的个性啊!

“明明是出生于英雄世家的,拥有强大个性的赤江同学,却在那之后,失去了个性⋯⋯

“赤江同学已经这样了,咔酱却还要为难她,这样难道还不够过分吗!我是绝对、绝对不会允许——”

赤江忽地站起,伸手把爆豪拨到一边,她力气很大,爆豪猝不及防之下被她推了一个趔趄,刚想发作,就看到赤江直勾勾地盯着那名替他出头的同学。

“赤、赤江同学⋯⋯”那名同学紧张起来:“对、对不起⋯⋯但是我——”

“你,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欸⋯⋯?”

“我他妈让你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赤江揪着那个人的领子把他拉到眼前:“你他妈是在可怜我吗!我告诉你,老子不需要任何一个人可怜!给老子收起你那副恶心的嘴脸,看的我真他妈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

班级里顿时鸦雀无声。

赤江放开手,转身,“操你妈的烦。”

“⋯⋯但是啊⋯⋯”

赤江深深皱起眉,还他妈的没完没了了是不是啊?!

“赤江同学,从一开始就露出了寂寞的表情——”那个人站直了身体,高声道:“我明白你的感受,因为我、我也没有个性啊!这种无力感、这种孤独感,我都明白啊!”

“砰——!”

课桌突然翻起,撞上了隔壁爆豪的桌子,然而余势未消,两张桌子互相挤压着摩擦着,然后重重地撞击到墙上,发出巨响。

“⋯⋯呜!”

“你他妈⋯⋯到底懂些什么啊!!”赤江一脚踹翻了自己的课桌,吓退了一波学生。

“赤江⋯⋯同学⋯⋯”

“你到底明白我什么感受啊?!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好像自己很厉害的样子,都他妈在说在什么啊?!我他妈认识你吗?先是逼逼逼地揭开别人伤疤,又自顾自地说我寂寞,你他妈算老几啊,明明弱的一逼,还在说老子弱吗!我他妈警告你,就算老子失去了个性——”她环视了一遍四周:“也他妈比你们这种乡下学校的弱鸡要强得多!”

大概是赤江的气场太过强大,她说了这么嚣张的话,居然没人爆起来揍她。赤江深呼吸一下平复心情,拉过自己的椅子,打算坐下来。

“赤江⋯⋯同——”

赤江抓住椅背,手臂一甩,椅子直直地从学生中穿过,砸碎了窗户,掉到了楼下。

大家楞楞地看着碎掉的窗户。

“你再多说一句试试,”赤江一字一句道:“我就把你丢下去。”


“⋯⋯喂。”

“我他妈不是让你闭嘴了吗!”

赤江一拳递出,后者敏捷地闪过,手掌举起,火光哔哔啵啵地闪耀着,紧接着爆起巨大的火花。借着那股冲击力,对方的动作更快一步,直接按着赤江的脑袋压制住了她。

“你他妈,说谁是乡下学校的弱鸡啊!”

那掌心炽热无比,烫的脸上的皮肤丝丝刺痛,赤江却忍不住笑了起来。

果然,很有趣。

“你他妈别在那边给我装死,去把你的椅子拿上来啊傻逼!”

擦,那么吵的人,有趣个几把啊。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