姟罗子

+最近瞎搞
+翔哥好基友
+咔酱心头肉
+狗哥大老婆
+圣火男朋友

赤の枭02

依然xjb写
感觉怎么写出总都是ooc
反正大写的尴尬就是了
自娱自乐嘻嘻嘻

以上

02

惨了。

赤江走进教室,大家立刻闭上了嘴巴。她缓步走到自己的座位上,之前还爽朗地笑着和她分享课本的女孩子,现在看到她过来,马上拿起书本遮住脸。

药丸,说好的和新同学和睦相处的呢。

赤江忍不住转头盯着爆豪看。

“看什么看,死人脸!”

“哼,小娘们儿。”

右侧的女同学不着痕迹地把桌子往右边挪了一点。

“你他妈管谁叫小娘们!”爆豪碰地站起来伸着脖子对吼。

“我麻烦你不要再跟老子讲话了行不行!”赤江气到炸:“老子认输行吗!”

“哈啊你那是道歉的样子吗!至少给我跪下来说抱歉啊!”

“我他妈跪你脑袋上!”

赤江忽地站起,右腿像弹簧刀一般折在身侧,膝盖直冲爆豪面门而去。爆豪瞳孔微缩,身子向后微撤,堪堪闪过。而那一瞬间,折起的小腿突然爆发,借着惯性轰向爆豪的脑袋。

“赤、赤江同学快住手!”

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女同学一把圈住赤江的腰,把她拖到了地上。

“教、教室里⋯⋯是不许打架的!赤江同学也是!胜己也是!”

“⋯⋯”赤江一时语塞:“啊⋯⋯嗯,对不起。”她拍拍女同学的手,示意她放开,然后扶好桌子和椅子,坐好。

药丸。

药丸药丸药丸。

一个小时前她把椅子从教室里一直丢到楼下,导致这把椅子腿部的铁管歪歪扭扭残破不堪,坐起来很难受,还有碎掉的玻璃,把老师吓了一跳。

大概是因为她是东京来的优等生,而爆豪也是优等生的缘故,老师虽然叫他们去谈话,叫赤江赔偿窗户玻璃,但是没追究啥责任,只是语重心长的希望两个人能好好相处。

没有请家长真的是谢天谢地。

“搞什么!你这个只会流泪的废柴女也想管教老子吗!”

“我知道我劝说不了胜己,所以如果胜己在再这样下去的话,我就告诉光己阿姨了!”

⋯⋯

爆豪顿时哑火,怒气冲冲地坐回去,两只脚重重地搭在课桌上,做出一副十分愤怒又无可奈何的表情。

哦豁,有趣。

“刚刚躲着你⋯⋯对不起。”女同学低声和赤江搭话:“啊,我的名字是白川泪,请多指教。”

“哦,没有,我才要说抱歉,”赤江寻找着措辞:“因为一来就⋯⋯给大家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白川连连摆手:“没有没有,事实上,赤江同学进来的时候,就很惊艳哦,因为你长得很好看,个子又很高⋯⋯”

大概也只有长得好看和个子高了。赤江忍不住托腮。

“还有,还有,出久他不是故意的⋯⋯因为他一直都很向往职业英雄,对职业英雄如数家珍呢,但自己又是无个性⋯⋯所以才会为赤江同学感到难过吧。”白川低下头,小小声地道:“赤江同学不在的时候,我知道了哦,明明是很厉害的人,一定能成为职业英雄的人却——”

“又没有什么关系。”赤江说。

“欸?⋯⋯但是没有个性的话⋯⋯”

赤江伸手,戳了戳前排的男生。那个男生回过头来,一双三白眼满脸淡然要笑不笑的,体格看上去也不错,不像个弱鸡。

“你好,想麻烦你件事。”赤江说。

“什么啊。”

赤江伸出手,手肘架在桌面上:“来掰手腕试试吧。”

“⋯⋯什么?”

赤江脸上没啥表情,不管她以前笑不笑,反正现在是一点都不想笑。她冷冰冰地看着前排的男生,手还保持着举起的姿势,看上去太像找茬。

男生看了看四周,说:“好啊。”

两只手握在一起,几个男生发出起哄的口哨声。

赤江的父母曾经都是职业英雄,强强联合的她也曾经拥有出色的个性,在很小的时候她就有了觉悟:作为女性,而且在个性对大型物体和远距离有特攻,对近距离强体术是弱项,这样的情况下,被敌人近身了怎么办?

“我喊开始,就一起发力哦!”有看热闹的男生不怕死的跳出来:“三——二——一——开始!!”

“砰!”

几乎在同一瞬间,男生的手背就被狠狠地摁到了桌子上,发出闷响。

答案是:把自己锻炼的比敌人,比男性还要强,把身体的技巧锻炼到极致,就ok了。

“⋯⋯搞毛啊刈野,你居然怜香惜玉吗笑死我了。”

“痛⋯⋯”被称呼为刈野的男生甩着手道:“废话那么多,你来试试看啊。”

“不要吧刈野别放水啦!”

“都说没有了,”刈野怒:“你行你上啊。”他说着,起身让开座位,做出“请”的姿势,“这家伙,力气大的离谱了吧。”

“来呀,不用客气。”赤江面无表情地说:“我只是个妹子而已。”

赤江的手,已经不太像一个妹子的手了,指关节粗大,甚至结出了硬茧,指甲也剪的短短的,小小的一块,不像现在的女孩子,喜欢在指甲上擦着各种各样的颜色。

所以都说了,大概只有脸好看吧。


“好痛⋯⋯”

“真的假的,全都是秒杀⋯⋯”

男生们嘤嘤嘤地捏着自己的手腕,在自己的座位上坐的像个小媳妇,紧接着“砰”地一声,又一个男孩子嘤嘤嘤地摸着自己的手腕跑开了。

赤江捏了捏自己的手,发出一阵令人牙酸的整骨声。

全班顿时沉默。

“那我就直说了。”赤江站起来道:“我不想知道你们是搜了我的新闻还是怎么着,我不感兴趣,我现在就是没有个性,那又怎么了?”她转过身,看着后排存在感几乎为零的那个头发像海藻一样蓬松的少年,一手握拳锤在他桌子上,后者在她的逼近下倒吸一口冷气,眼眶中迅速蓄起了泪水:“我赤江赤瞳,屌、爆、了。”

后排的男生用好像兔子一样湿漉漉的圆眼睛看着他,手中举着一个笔记本,仿佛有了这个就能抵御攻击一般遮在脸前。

贼几把受,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赤江站直身体,问道:“我是赤江赤瞳,你的名字是?”

“啊⋯⋯绿谷!绿谷出久!”

哇草这是什么骚操作,赤江眉毛立刻纠成一团,白川赤江绿谷,彩虹战队吗?几把都笑爆了好不好。

“总之,如果吓到你了真是对不起。”赤江说:“我心态大概有点崩。”

绿谷放下笔记本,仿佛卸下了一身的盔甲,表情都明快了起来:“不不不没有关系!额,事实上我有很多问题想请教赤江同学!”

“⋯⋯哦,不是太难的话ok。”

隔壁的白川立刻露出了惊恐的表情,这让赤江倍感不妙,她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后排的绿谷就开启了奇怪的模式——

“RedLaser是赤江同学的父亲对吗对于RedLaser的个性真的是个谜呢他的武器是激光弹是个性造成的吗毕竟如果不是个性的话以目前的技术是做不到这样高能量的镭射光束的所以是个性吗所以是从身体的某个部分释放镭射光束吗不对不对不对镭射光束的本质是量子光子流如果是从身体中释放的话无法像子弹那样远距离发射的所以是操纵量子流吗可这样也不太能说得通啊不愧是排名前十的职业英雄真是让人说不通⋯⋯”

赤江面无表情地转身坐好,偏头悄声问白川:“你跟他很熟吗?”

“这个,我和出久还有胜己是青梅竹马啦,还算比较熟吧⋯⋯”白川说。

“不得了,不得了。”赤江双手托腮:“你们三个人,真的不得了啊。”


折寺中学有食堂,饭普普通通,不过对赤江这种只要不酸不苦不辣不太咸米其林三星和路边摊也没啥区别的人来说只要摄入足够的能量就可以,所以十分好解决。下午的课程是算术和德育,和白川凑着看了一路,十分的无聊。

“赤江同学,这是你的社团申请表。”班长跑过来说:“因为你转学的时间比正常的升学时间只晚一周,所以不需要补录,你可以选择一下,填好之后交给我,有什么问题也可以问我哦。”

“嗯,谢谢你。”赤江对女生一般都比较和蔼,拿过表格看了起来,顺口问道:“哪个社团比较好啊?”

“我们是普通的公里中学嘛,社团也很普通啦,运动社团和艺乐社团也没有很出色的。”班长侧身坐在椅子上,手臂搭着椅背:“赤江同学有没有擅长或者喜欢的东西呢?”

“剑道我每天都有练,弓道也还好,田径也很出色,球类也很擅长,茶道和插花倒是普普通通,望远镜家里我有一套啦,啊,我还会弹吉他弹钢琴,键盘手也做的来,”赤江把表格翻到背面:“不过我不会游泳,所以游泳绝对不要。”

“这样说的话你几乎是全能嘛!哇啊,落差好大⋯⋯”

“啊对了,绿谷和白川是什么社团呢?”赤江问:“一放学两个人就跑掉了,是很忙的社团吗?”

“泪同学是很忙啦,她可是演剧社的顶梁柱哦!绿谷同学⋯⋯我记得他没有参加社团的样子,之前好像申请过英雄体验同好会,但因为已经有重复的社团,所以被驳回掉了。”

“这样哦。”赤江一边说着一边把表格填好:“好了,谢谢班长。”

班长惊道:“这么快?”她接过表格:“弓道部吗?真正统啊⋯⋯咦?漫画研究部?”

“兼顾两个社团是ok的吧?”赤江说:“三年级还加入社团,听起来多搞笑啊,如果我被弓道部踢出来了,就老老实实变成宅吧。”

“但是啊,”班长露出一副难以启齿的表情:“这个漫研部⋯⋯”

“怎么了?”

“⋯⋯全部都是男生哦?”

赤江一愣。

“我听说,有点不太好的⋯⋯”

⋯⋯这他妈不是天堂吗!!


赤江挑起一边眉毛,看着门上贴着的带有性暗示的涂鸦,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漫画研究部”。

小字,男性限定。

还有这种操作,贼几把溜。

赤江试着去拉门,没拉动,锁上了。她轻轻踢了门几脚,只听见里面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一个男声问:“他妈的谁啊?!”

赤江抬腿把锁踹到变形,然后一把拉开:“你爸爸!”

里面是三个男生,稍微有那么一点衣冠不整。三个人傻了吧唧地盯着赤江。

草了,性暗示,色情意味。

“我申请加入了漫研部,”赤江说:“不过同时我还加入了弓道部,所以只有一点点时间在这里,我就问一句,你们换不换本子?”

三个男生目瞪口呆。

“我不吃骨科不吃纯爱,重口的多,可爱系画风不吃,正统吃姐系和母系,喜欢大奶子和肉大腿,更喜欢异种魔少,sm肢解ntr产卵扶她男娘都是我的菜,还吃各种各样的bl不过你们应该不吃,我是三年级A班的赤江赤瞳,有可以交换的相关本子请务必告诉我,因为是双社团所以我就是来换换本子,你们不要在意,药丸没有时间了我还要去弓道部报道所以先走一步!”

“等等——”一个男生忽然拍桌而起:“舰队和fate同人吃吗!”

赤江顿时刹车:

“——吃到撑死都乐意!”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