姟罗子

+最近瞎搞
+翔哥好基友
+咔酱心头肉
+狗哥大老婆
+圣火男朋友

深爱这种感情【蠢

*普通段子【大概
*喻队太苏惹舔

*虽然是喻黄喻无差但是还是私心了黄喻的TAG *有一点特殊的原因 *也许喻队有时候可以有点脆弱 林霖二十五岁,工作稳定收入不错,父母与所有父母一样,找了不知道多少人绕了多少圈关系,给她谈了一个相亲对象。

对象非常优秀,二十八岁,温润优雅帅气,现在工作也比较稳定,年轻时做电竞选手赚了不少钱,性格也非常好,和林霖十分合拍,简直就是一百分男友。

两人十分谈的来,见了两三次面就确定了关系。

但是也只是谈的来而已。

对方非常温柔,心思简直细腻的不像男人,相比较一些细节,甚至要比林霖还细致。林霖有时会感觉很贴心,有被呵护的感觉。
但也只是贴心和被呵护而已。

林霖有点女强人的意味,不是指她优秀或者事业心重,更多的在于她本人的性格,对大部分东西都不太在意。就好比她上一任男友,分手的原因是男友觉得她实在太冷淡所以出轨,林霖没有发现或者说发现了也无所谓,最后还是男友主动提出的分手。

林霖没有太多的感觉。

和喻文州处关系的原因大概是对方符合甚至超出她的标准,并且很安静,不会总是要求打电话发短信什么的,而且是个结婚的好对象。

一直到发现黄少天的事情,林霖还是这么觉得。

那一天天气相当好,林霖和喻文州坐在咖啡馆里,靠窗,太阳光非常柔和的照进来。林霖觉得有点像喻文州,十分的温暖但是太遥远,让人完全提不起劲去追逐。

她低头上网,时不时看看窗外阳光的变化,或者看着对面被阳光染成金色的喻文州,看着金色渐渐变成红色,再变成紫色,然后消失,又变回卡座灯光的暗淡的微黄。

这个男人和她一样,想着结婚、责任、生活,却不是爱情。

直到一个大男人风风火火地闯进来,脸上表情被灯光渲染的模糊,显得十分狰狞。
他一把揪住喻文州的衣领,大吼了一声喻文州的名字。

林霖坐在对面,托着腮看着,停顿了几秒才想起对面的那个被提着的帅气男人是她刚刚确定关系的对象。而且有往结婚方向发展的意图的对象。

她总是这样,再亲密的人陷入困境,也会有那么一瞬间的袖手旁观。

“不好意思,请问先生你是……?”

那个男人也很帅气,眼尾微微上挑,发梢还带着染过后的金黄,耳朵软骨上带着一个耳钉。听到她的声音转头,恶狠狠的看着林霖,似乎是有无法报复的深仇大恨。

有着深仇大恨,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报复。

“……你别动她。”喻文州说,声调是一贯的平稳。

林霖没出声,围观人员增加了不少,她这个当事人似乎还在漫不经心的看戏,依然有些慵懒的托着下巴。

“嗯,这位先生,这边人多影响不好,有事我们到别处去说。”林霖拿起包包把账结了,“最好不要是我学生时代看的那些青春小说一样,还有先生你也不小了吧,先放手好吗?对喻文州不好。”

男人似乎被她说服了。

林霖觉得如果她说的是文州而不是喻文州,事态会变的十分麻烦。

男人喝的很多,隔着一米远都闻得到他身上的酒味。但是十个醉汉九个清,道理说的通。

林霖走在前面,后面是喻文州,再后面跟着那个男人。三个人好像出去春游的小学生,队伍排的很齐。

他们跑到一家小饭店,找了一个包厢,林霖招呼着说坐,有什么事直说。

那个男人咻咻地喘气,低着头,不出声。

林霖问喻文州,“他谁啊?”

喻文州笑了一下,“以前的队友。”

对面的男人立刻抬起头,双眼赤红,呼吸有点不稳,喘气声音很大,死死地盯着喻文州,脸上表情非常苦涩又不敢相信。

林霖呵呵,“确定是队友不是男友?”

喻文州说,“你小说看多了。”

林霖就收了表情不说话,她已经二十五岁了,也只有二十五岁。喻文州二十八岁,相差不大也有三年了,这三年林霖无论如何也不明白的。这就是差距,林霖看不透喻文州的,当然她也不怎么在乎。

喻文州是个非常适合结婚的对象,林霖想如果一个男人来和她抢喻文州她会给吗。

不太想。不过喻文州似乎喜欢。

这就很伤脑筋了。

那一回男人什么话都没说,低着头坐了很久,林霖坐的腰疼屁股疼就随口招呼一声回家了,喻文州说送她她也没拒绝,最后到底怎么样了她也不知道。


“你喜欢那个男的?”林霖问。

“哪个男的?”喻文州笑眯眯地反问。

他没有说我喜欢你。林霖心想,但是琢磨不出来喻文州什么意思,于是放弃。

干脆直说了。

“就是上回那个男的,”林霖小声说,“很喜欢你的那个。”

“是吗?”喻文州说,推了推眼镜,“我怎么不知道。”

林霖觉得现在自己就像一个傻逼中学生,小心翼翼又新奇的挖着别人的八卦。她应该是不在意的。

“没什么。”林霖低头喝茶。

气氛似乎不太好。

过了大概不知道几分钟,喻文州突然开口:
“他是……我以前的恋人。”

林霖“哦”了一声,看喻文州似乎不想讲下去,又添了一句,“还有呢?”

喻文州笑:“他是非常棒的一个人。我们以前在同一个队伍里打游戏。他很厉害。”

“你特别喜欢?”林霖插嘴。

“嗯,”喻文州说,“特别喜欢。”

“接下来呢?”

喻文州低头,沉吟了一会儿,抬起头继续说:“那时我们都年轻,互相吸引,做了恋人。但是……怎么说呢,总归是不好的吧。”

“哦。”

“我……当时队伍里有人知道,给我们很振奋人心的祝福,我以为真的可以长久,但是……和父母坦白的时候才知道太天真了,这样。”

喻文州歪着头,修长白净的手指点在太阳穴附近,像是在回忆,又像是在忏悔。

“我妈妈气出了重病,非常糟糕。我还是……没有那么大的勇气。”

林霖知道的,她在医院见到喻文州妈妈的时候,一度怀疑那个温柔的女人把她当成了救世主。而且喻文州实在是太过贴心,林霖大概有点感觉。

“哦。”

林霖的态度有点漫不经心,一边听着一边哗啦哗啦翻着杂志。

喻文州抱歉地笑笑,“对不起,跟你说这些。”

“嗯?……哦。”


林霖继续和喻文州处对象,但是却不像之前那样进展超迅速。交往程度停留在一个表面不动了。有一次林霖看到了喻文州从领口的地方露出来的吻痕。

林霖的眼瞳收缩了一下。

似乎不是一个好结果。

林霖想到有这种情况,双方都是同性恋者组成的表皮婚姻。她不知道行不行的通。

林霖需要和喻文州摊牌。

喻文州的意思非常简单,他还爱着他的同性恋人——林霖知道了他的名字是黄少天——爱的死去活来。但是又做不到抛弃一切去和黄少天在一起,同时还无法抑止自己的思念和爱意。

“我很糟糕吧?”喻文州笑着问。

“嗯。”林霖郑重的点头,“糟糕透顶。”

“然后呢?”喻文州说,“你来找我分手的吧?”

“啊……嗯。”林霖说,“你真挺渣的,我跟你分手,你父母一下子就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喻文州露出苦涩的表情,“是啊,所以可以的话,我希望我们不要分手。”

“渣男。”林霖说,又重复一遍,“渣男。”

不过渣的让人没有脾气。

结果林霖还是没有和喻文州分手。她觉得自己简直是世界第一贱人,自己的男朋友当着自己的面和别的男人谈恋爱,她还要帮忙瞒着他家里人。这一切还建立在她自己浪费的青春上。

喻文州也知道这样不好不对,可是人一谈起恋爱就像傻子,他甚至看到黄少天就走不动路,哪里还有空考虑自己还有一个女朋友的事情。

这样的时间持续了很久。似乎也没有多久。

先按捺不住的是黄少天。

喻文州的电话打来的时候林霖正在开会,她不紧不慢的挂了喻文州的电话,然后安静的等着会议结束,向上司请了假,才回了喻文州大把的短信。

就算林霖知道可能是多么严重多么十万火急的事情,她也要把自己的事情搞定,再去管。

林霖一开始以为是喻文州跟黄少天在一起的时候被谁谁谁看见,捅到喻文州爸妈那里去了,没想到实况比小说还要令人吃惊。林霖已经照着最狗血的情节去预测了。

黄少天直接跑到喻文州他爸妈面前自己把事情给说全了。

林霖觉得似乎也不是那么不可理喻。

黄少天对林霖的态度很差,非常差。后来林霖和喻文州吃过几次饭都有看到他,眼中的敌意简直要像火枪一样碰碰碰射出来。喻文州温柔随和却有底线有原则,原则简单却很多,他是个非常有主见有心眼的人,虽然多半时候可以顺别人的意。这得益于他的母亲。他母亲是个非常优秀的知性女性,但是并不十分开明,就好比心理医生中也有觉得同性恋是变态恶心的人。喻文州在母亲的教育下成长的十分正直且成功,但是不会违背他的母亲,在有关这一方面总是容易退缩。黄少天似乎相反,敢爱敢恨,林霖听说他和喻文州表白的前一天就直接出柜了事,似乎差点被他爸打死。

黄少天付出一切抛下所有来靠近喻文州,但是喻文州抛不下他的父母。

“这不平等。”林霖说,“不过生活,哪里有平等的时候。”

喻文州没有说话也没什么反应,他母亲刚刚从急救室里出来,现在还在昏迷中。

黄少天垂头丧气地瘫坐在一边。

两个人都糟糕透了。

“你也真行。招呼都不打一个就跑到人家爸妈面前把什么事都说穿,下跪磕头要是真管用,喻文州早干了。”

两人依然没有一点动静。

林霖也低下了头,用勺子搅着咖啡。她几乎不喝咖啡,但是却会经常的在咖啡馆约会,点一杯搅上一个下午。

没有什么立场去说这两个人。林霖知道自己根本什么都不懂。

“我……想要和少天在一起。”喻文州说,声音嘶哑。他双手盖住脸,侧头去看黄少天,“太想了,做梦都在想,有时候甚至想着啊变成女人也没有关系。”

黄少天弹起来,咬着嘴唇,眼睛红了起来,双手紧紧捏着喻文州的手腕。

林霖看着杂志,不出声。

“我、我也……”

“但是啊,我不能再让母亲难过了,她说不定永远也接受不了我。”喻文州的声音带了一点点鼻音,沉默了好久之后,他抬起头,带着微笑。

“林霖,我们结婚吧。”

黄少天一下子就愣住了,整个人不可抑止的颤抖起来,拳头捏紧又松开,再捏紧再松开。

林霖不说话,眼睛看过两个大男人,把杂志从腿上转移到桌子上。

“我神经病啊,都这样了还嫁你吗?”

林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我也被你们烦够了,谈个恋爱也这么麻烦。我不想再掺合了,要不然迟早要变成‘就是那个女人,男人跟别的男人跑了’,你说我还找的着对象吗?”

喻文州愣,露出一个苦涩的笑脸。黄少天不知道怒点在哪里,拍桌子低吼你什么意思。

“看着你们嫌麻烦的意思。”林霖说,“你们两个就算在一起怎么样,分开了又怎么样,跟我没关系吧。”

林霖想了想又接上一句,“不去真正做出来,谁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子。”

说完林霖拿着包包就走了,没有结账直接走了。

之后大概一两个月的样子,林霖无意间听到喻文州这么几个字,那时候她正在咖啡馆里和新一任男友约会。不知道是不是听错,反正那一阵子林霖一直竖着耳朵,却再也没有听到关于那两个男人的事情。

不知道他们两个是不是在一起。林霖想,或者是像小说一般BE。

虐心的结局。

但是有谁会知道一个叫做喻文州的男人,和一个叫做黄少天的男人,经历了什么什么样的虐恋情深,现在还没有完结,说不定以后还有各种情节,只要他们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不过地球还在转,就算对于林霖来说,他们也只是过客。

嗯……好吧,祝你们幸福。

林霖想。

真不容易啊。

但是至少有深爱的日子。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