姟罗子

+最近瞎搞
+翔哥好基友
+咔酱心头肉
+狗哥大老婆
+圣火男朋友

【让我也来玩一玩】人渣和人渣什么的

等等让我看一看是不是真人渣


波塞冬最近很是苦逼,他因为太不是个玩意儿,惹怒了老弟宙斯,偏偏这个老弟比他还吊,分分钟丢他下人间受苦,幸好他还有一个靠点谱的大哥,在人界稍微给他打理打理,让他不至于风餐露宿。
其实他们三兄弟都不是什么好鸟。波塞冬他自己就没什么节操,怎么干以什么方式干跟谁干都是个干,看对眼了直接上,人家躲了他再追,胯下的鸟从来不收;宙斯又是个变态,各种恋母恋妹恋姐恋近亲情结,自己老婆兼姐姐兼老妈兼妹妹等等等什么的和哥哥们分享也不是什么大事;难得哈德斯正常一点还是个高冷无口面瘫,说情感专一还是跟另外俩人比,老婆情人还是好几个,总之没一个好东西。
比如前几天,波塞冬难得去一次奥林匹斯神殿,看到了一个让他惊为天人的少年,然后二话不说脱裤子就要奸了人家。少年当然不愿意,但是又细皮嫩肉娇弱无力,三两下就被摁在地上扒了衣服准备开干,不巧刚好被宙斯瞧见。紧接着就是主神海神大撕逼,波塞冬被马力全开的宙斯轰了个晕头转向还不造自己为什么挨打,可委屈可委屈。
又过一会儿波塞冬从别的神嘴里知道了这少年是宙斯的小甜心,但是这少年实在让他惊艳,就是想尝尝人家味道,反正3P啥的他们玩的如鱼得水。波塞冬把这事儿给宙斯一提议,二话不说直接被轰下神界,封印神力,先关你个五十年。
波塞冬真他妈逼的委屈死了,他招谁惹谁了啊!
在人界的桥洞下连躺两天,哈德斯才派人跟他说找好房子跟工作了身份也办好了,波塞冬真觉得自己眼泪都要流干了,苦逼的不能自己。
只是他不知道,这还只能算是苦逼•序。

波塞冬虽然被封了神力,不过他毕竟还有神格,身上很是有那么一股生人勿近的气势。而且他本就生得俊美,金发碧眼,标准的欧洲雕像脸,还有近英雄式的九头身,肉体强度大概是普通人类的五六倍,搬砖都能赚大钱。于是哈德斯给他找了一个他很能胜任的工作——保安。
大概很能胜任……吧。
咳、这个保安也不是一般的保安好不好,这可是B市最屌的一家企业的保安,而且还是分公司,很挑人的,波塞冬能一来就当上保安队一队队长已经跟了不起了好么,工资很高的!
前台的姑娘都喜欢他!已经约了仨了!
“东哥,十四层以上全部check over,你看还有什么要做的。”
“哦东哥,八层到十四层也已经检查完毕了。”
波塞冬从每日一喷混账弟弟的思绪中抬头,“搞定了?那就没事了,今天三队值班,大家可以走了。”
保安一队的小伙子们一下子放松下来,气氛活跃不少,几个人叽叽喳喳地说着哪里哪里新开了一家不错的饭馆,哪里哪里又开了一家洗脚城。
“东哥,你看啥呢这么专注。”
“没啥,”波塞冬依然低头快速浏览着
手机页面,下意识地回答,迅速翻完之后就收起了手机,“明天记得早点来上班,不要迟到,如果害一队全体扣工资就等着挨揍吧。”
大家嘻嘻哈哈地笑开,其中一个道,“东哥你才是,约了业务部的小梅吧?明天别起不来才是!”
又是一阵大笑。
波塞冬脸上呵呵内心想着你妈逼,那些女人阴道简直跟穿了五年的内裤口一般大,他这么大的屌都箍不住还能不能好了。真怀念以前的时候,随随便便路边扑倒一个人都是处女,之后干了个爽。
波塞冬这么想着,把手机设定了勿扰模式。反正他都是要放人家姑娘鸽子了。要他去插那种逼,不如回家自己撸。
出了公司大门,波塞冬骑上了他的二手电瓶车。他懒,不想骑自行车,又没钱,连摩托车都开不起,只好降低自身逼格破坏男神形象骑了小电瓶车。不过似乎即将要成为一种潮流,因为上次有个公关部门的姑娘跟他说你真环保。
果然长得帅屎都是香的。
但是长得帅也好是神也好,在这里都不妨碍他仇富,比如看着他身旁滑过的那辆劳斯莱斯。里面坐的似乎是老板他儿子,风评差的一逼,空降过来做这个明明很屌却还是子公司的公司的总裁,上任了好几天头毛都没见着一根。直接导致了那些想钓金龟婿的姑娘们又回到了他身边。
想他波塞冬还是神三代呢,别人都弱爆了。

“嗯?李伯,那个人是谁?”
男人的声音十分好听,有种说不出来的正派感,大概就是精英一样的声音,音色圆润底气十足,而尾音稍微压低,又突生出一股性感与慵懒,颇为勾人。
“这……似乎是新来不久的保安,”由于波塞冬一副外国人样貌,实在是出挑,连很少来这边的老司机也有所耳闻,“推荐他的那家,来头似乎不小。”
“哦……”男人拖长了声音道,眼睛在波塞冬脸上和身上来来回回。
“调他到我的保镖小组里来。”




嗯,就没了,你千万不要看这么粗俗的东西哦w
救命这写的什么贵
但是不算历史?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