姟罗子

+最近瞎搞
+翔哥好基友
+咔酱心头肉
+狗哥大老婆
+圣火男朋友

【周翔(伪)】蟲之卵01

#说周翔(伪)是因为也许没有爱
#一个在奇怪世界观下的肉设定的似乎没有肉的文
#我觉得更像all翔
#一切无法解释的bug统称为“魔法”或“命运”
#别名“日狗”
#鉴于对翔哥的爱,如果配角抢戏我是不会管了哦【摊手

以上OK?——GO!

 周泽楷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去过中国,他是德国籍,父亲就已经是中德混血,母亲也是德国人。他属于混的极为出色的那种,不管是魔法天赋还是样貌,都一等一的好,在魔法界非常出名。而与他的天赋样貌一般出名的,则是他不善言辞的木讷性格。
 周家从19世纪迁到德国,修习的一直是西方的魔法而非东方的法术,在欧洲魔法协会很能说的上话,后代与弟子也都十分优秀,发展至今已经算得上是名门。而名门之后中最出色的周泽楷,自然是炙手可热。
 人人都想得到周泽楷一半的DNA。通俗点说,就是精子。
 周泽楷从法兰克福直飞上海,下了飞机晕头转向,他之前不会说中文,更看不懂中国字,出国前两周才开始拼命恶补。英文是说的很溜了,但架不住周围一堆大叔大妈,打电话也没人接,只好可怜巴巴地蹲在墙角,等着对方的人找他。
 哦,此次来中国的目的就是拿他那许多人都想要的一半DNA来赚钱。中国这边有一个修习魔法的家族,可能是因为水土不服,后代修习魔法的天赋一代不如一代,现在连魔法脉路都被堵死了,根本参加不了三年一届的魔法竞技,希望借名门之后周泽楷强大的遗传基因把下一代的魔法天赋拉回来。
 报酬不菲。
 周泽楷立刻就答应了。这种事情在魔法界屡见不鲜,他爸就给不少没落家族提供过DNA,而且这次的家族似乎是要孤注一掷,开出的价格确实令人心动。
 结果现在可好,异地他乡,语言不通,电话不接,人也找不到,周泽楷双手抱膝坐在墙角生蘑菇。
 “Hey!Chou!Lennard Chou!”
 突然听到有人喊他名字,周泽楷马上抬起头来:一个金褐色头毛的年轻男子正双手举着一个花里胡哨的牌子,上面用好几种颜色的笔写着他的名字,英文一遍,中文又一遍。
 周泽楷难得认识的中国字就是他的名字,还不太会念。
 年轻男子伸长脖子,大声喊着他的名字,发音不太准。他个子挺高,长得又帅,穿的也俐落,在一帮中老年人之间显得格外出挑。
 从周泽楷的角度只能看到年轻人的侧脸,他站起来,捉住双肩包的背带,挂在一边的肩上,慢吞吞地走过去,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年轻人被吓了一跳,真的是向后跳了一小步,迅速说了一句简短的话,周泽楷没听清也听不懂。
 年轻人冷静下来,看看周泽楷,又拿出手机看了看,用蹩脚的英文问道:“你是雷纳德·周?”
 周泽楷点头点头。
 年轻人以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了周泽楷一会儿,嘴里咕哝了一句什么,伸出手来。周泽楷握上他的,听到对方用英文说:“我是孙翔。”
 周泽楷只听懂了我是,后面的反应不过来。他想了又想,才慢慢地用英文说:“我不太懂中文。”
 孙翔露出明白的表情,说道:“我知道我知道。”然后拿出笔来在“周泽楷”三个字旁边写上孙翔二字,一笔一划极为规整,还标注了拼音。“明白了吗?”表情似乎还有些得意。
 周泽楷呆呆地看他。周泽楷的本意是问孙翔的英文名,而不是看这些令他十分头痛的方块字。
 然而周泽楷还是点了点头。
 孙翔笑了,露出一口大白牙,挺好看,周泽楷一下子就释怀了,想自己很聪明的,“周泽楷”三个字都能记起来,“孙翔”肯定也能。
 他们要去的家族不在上海,在杭州,周泽楷自然是不懂里面的弯弯绕,不过杭州很出名,他知道的。上海离杭州不远,开车走高速最多俩小时,孙翔说了声“go”就急急忙忙地向前走,周泽楷连忙跟上。
 孙翔所在的家族准确来说并不算一个真正的家族,更像一个阵营,一个队伍。它的名字叫做嘉世,招募了不少与家族血脉毫无关系的魔法师。而孙翔就是正统传人,可惜魔法脉路都已经废了,普通人一个。这次要和周泽楷生王牌的是家族里一个名叫苏沐橙的女性魔法师,也是没有血缘的那种,是从别家那边抢来的,非常出色,如果和周泽楷强强结合,一定能生出一个优秀的魔法师,把嘉世从低谷带出。
 “人接到了吗?”陶轩问。
 “接到了接到了。”孙翔答。
 “你确定是他?可千万别搞错了。”陶轩嘱咐。
 孙翔抽空迅速瞥了一眼后视镜,那个五官深邃的英俊男人正低着头,有些无措地拨弄着手指。他穿着superdry的迷彩外套,里面是写着Avengers的黑色T恤,屁股边放着一个蓝色的三叶草双肩包。
 跟照片上风衣飘飘的气质完全不符啊?!如果不是那张高辨识度的脸,孙翔绝对不敢认人的。
 “我办事你放心好吧?”翔哥很不耐烦地道:“高速上呢,挂了。”说着啪唧一下按了挂机键。
 孙翔随手扯下耳机,告诉自己要专心开车,但目光总是不由自主地瞟向后视镜。
 即便是在国内并且骄傲如他,也听说过周泽楷的名字,据说他的魔法脉络像血管一样遍布全身,能量一刻不停地流过,像血液一样,脉络连起来可以绕地球三圈再打个蝴蝶结,世界魔法竞技最出色的选手。
 而且还帅得像狗一样。孙翔愤愤不平地想。孙翔出生于没落世家,天生魔法波动微弱,脉络枯萎,十几岁之后更是一点魔法都用不出来。但他依然是嘉世的王牌,凭着魔法道具和苦练出来的好身手,不知打爆过多少魔法师。他擅长近战,而那些法师则一旦被贴身或者脱离阵地,就只能被揪着打。
 周泽楷再帅也是魔法师,孙翔得意地看着后视镜。
 “小心。”周泽楷突然抬头,和孙翔的视线对了个正着,他开口提醒孙翔,说的是中文,语调奇怪。孙翔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一瞬间的断线之后才恼火地摆正视线,专心开车。
 孙翔发誓再看周泽楷就倒大霉。


 中间孙翔真的就没有再看周泽楷,他一直挂着耳机和陶轩讲电话,心里叨念着老头子就是烦。嘉世一直以来树敌就多,他又是个没天赋还眼长头顶的家伙,陶轩一直担心孙翔会不会半路被人截了,一直到孙翔的车子出现在俱乐部门口才放下心来。
 陶轩三十五六,从男人的角度看并不老,但是在孙翔这个还是高中生年纪的毛头小子眼里,已经可以在背地中叫老头子了。
 “Mr.Chou!”陶轩热情地迎上来握住周泽楷的手,用英文打着招呼:“很高兴见到你!”
 周泽楷腼腆地笑笑。
 陶轩身后还跟着一个漂亮姑娘,就是嘉世的另一个王牌魔法师苏沐橙。她目光接触到周泽楷然后嫣然一笑,接着目光滑到孙翔身上,笑容立刻垮掉了一半。
 等孙翔停好了车,他们便一起进入嘉世所在的俱乐部。
 周泽楷一开始就和陶轩说好了,先付订金,然后周泽楷来看看,商讨商讨,没问题就立刻开工,在这边待上一月俩月,中间费用嘉世全包,确认怀上了再付剩下的报酬,周泽楷就可以走了。一切按原计划进行,不拖泥带水,也不掺杂任何个人感情,更不关系到家族利益。
 嘉世有个小后勤会德语,被拉来做翻译,周泽楷总算可以不用难上加难的交流。
 “周先生您好。”翻译道:“苏沐橙小姐已经在做测试了,请您稍等片刻。”
 周泽楷乖乖地坐在小沙发上等,陶轩一把拉住孙翔滚去走廊说话。
 “周泽楷没有双胞胎弟弟什么的吧?“陶轩问。
 孙翔怪异地看着他:“我怎么知道?你怎么突然这么问?”
 陶轩摸下巴:“我感觉气质不对啊?”他伸手比划了一下周泽楷的衣着:“风格差太大。”
 孙翔知道他是说竞技大赛中一身银色风衣骚包到不行的打扮,说道:“也许人家平常就这样。”
 陶轩捂着心口叹气。

 苏沐橙已经做好了身体素质的检测,表格也已经打印出来,而魔法属性的数值波动需要进一步分析,技术人员就先拿着身体表格过来了。中间被陶轩截住,亲自拿给周泽楷,笑着说:“你看,这就是嘉世的王牌魔法师,苏沐橙,体质优秀,魔法脉络优质,长得也十分出色啊。”
 周泽楷拿起表格看,翻译把陶轩的话用德语说了一遍,周泽楷边听边点头。
 事实上他根本不太能看懂这表格,欧洲那边从来不搞这种东西。
 不一会儿苏沐橙也来了,她穿着一件休闲的连衣裙,刚刚接受完魔法波动的检测,身周还残留着魔法的气息,从微微提高的余温来感受,是火属性的魔法放出。
 周泽楷笑了笑,他是风水火三属性,主修强化和放出。水和火是相悖的属性,要不然说他天赋高的离奇呢,这两种放在别人身上不是爆体就是报废的属性在他身上就是融合了。
 苏沐橙也笑了笑,在另外一张单人沙发上坐下,手指绞着从肩上垂至胸前的一缕头发。
 周泽楷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对。
 “那接下来我们就谈谈关于生殖的问题——”陶轩说:“从现在开始,一直到确认沐橙怀孕为止……”
 “不行。”周泽楷突然打断陶轩的话。陶轩一愣,左边看看孙翔右边看看苏沐橙。这种短句周泽楷用的中文,反而有点难以理解。
 “为什么不行?”陶轩问道,比起疑惑更多了一分质问。
 “她、是……光。”周泽楷艰难地说。
 陶轩的情绪有点莫名其妙,他从来没有听说过光属性,但是又隐约可以猜到这些事的源头。
 孙翔忍不住拍了桌子:“什么光不光的,你能一次说完吗?!”
 周泽楷听到由翻译传达的孙翔的要求,面露难色,表情很是苦逼。他一字一句慢慢地道:“你们改变了、她……才有、火……属性。”
 中文对周泽楷来说实在太艰难,他果断放弃了,想了想还是用德文补充道:“她是初始光属性,很强大,但是会排斥。”说着又指了指自己。
 陶轩和孙翔面面相觑。陶轩不甘心,孙翔听不懂。
 翻译转述了周泽楷的话,苏沐橙是稀有的初始光属性,嘉世把她改造成火属性其实是在糟蹋她,而且还和周泽楷的属性相排斥,也就意味着这次买卖吹了。
 “确定会互相排斥?后果很危险吗?”陶轩不死心地问道。周泽楷自己还是相斥属性呢,还不活的好好的。
 “会废掉。”周泽楷表情笃定,严肃地点头。
 陶轩长长地叹息,手肘搁在膝盖上托着额头。气氛一下子降到冰点。
 “没有其他办法了吗?”陶轩低着头道。
 周泽楷想了想,眨巴眨巴眼睛,说:“有。”伸手一指孙翔:“他。”
 孙翔一直都对这件事很不上心,因为确实和他半毛钱关系没有,突然被周泽楷一指,惊讶之余还很恼火,拍着桌子就炸起来了:“你干什么呢你什么意思啊?!”
 翻译似乎get到了周泽楷的点,被吓到了,急急忙忙说道:“周先生的意思是这件事还有回转的余地,就是孙队。”
 “什么意思?”陶轩眼睛亮亮。
 “……”翻译看了看周泽楷,又看了看孙翔:“我觉得……可能是说,让孙队代替沐橙姐……”翻译咕噜了半天,“受孕”那个词愣是说不出口,他向周泽楷用德语重复了一遍自己的意思,周泽楷很高兴地点头。
 ……猜对了!
 陶轩似乎反应过来,眼神奇怪地看着孙翔,苏沐橙也似笑非笑地看过去。后者被看的毛毛的,忍不住叫唤起来。
 “风、和……火,”周泽楷指着孙翔用中文说,他为嘉世这边的聪明翻译感到开心,表情都生动起来,嘴角不由自主地向上弯:“可以。”
 翻译捂着脸,和陶轩说了几句悄悄话,陶轩的脸色更加地微妙。
 男人怎么可能受孕呢?这种事在无所不能的魔法界也是个会被人忽略且排斥的禁忌。然而嘉世有这个技术,这是个秘密。
 周泽楷却知道。
 陶轩没有质问周泽楷,也没有发表任何言论,只是沉默着,时不时看向孙翔。以他对孙翔的了解,是个极难伺候的主,但是有时候又单纯的要命,能摸清孙翔的想法就一切顺利。
 “我接!”孙翔咬咬牙,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这个温床,我来做。”

评论(8)

热度(52)